加爾默羅聖衣會-陳新偉神父聖召分享

我來自一個有13個兄弟姊妹的大家庭,家庭都是民間信仰,我在讀書的時候沒有考慮過任何宗教的問題、參與宗教的活動,但在畢業後前往泰國難民營從事志工服務時,與一些神父、修女有很多密切的工作體驗,另外在法國留學時,感受到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親和力,以及在東歐共產勢力瓦解時,天主教會對人道付出的資源與關懷,於此,天主在我心中種下種子,不過一直到我離開志工行列,回到世俗的工作十多年後,生活慢慢穩定了,這種子才漸漸萌芽。

我發覺到我的快樂通常都來自於我在做義務工作、為別人服務的時候,即使我自己做生意賺了錢,那並沒有給我帶來快樂;我曾有過給次戀愛的經驗,但只把感情託付在一個人身上時,我無法感到滿足。後來我在分辨的時候才發覺到,金錢和家庭,不是我快樂的泉源,那些意義重大的服務才是。

聖衣會是引領我走入回應天主聖召關鍵的修會,一直以來我以為自己是喜歡熱鬧與團體生活的,後來卻發覺那是一個騙人的假象。當我成為天主教徒,開始祈禱生活的時候,發現祈禱寧靜才是我潛在心靈的渴望;當我開始祈禱生活、接觸避靜的時候,才知道原來我的喜悅是來自我跟天主之間的交流,靜靜地坐在那邊,和祂分享生命、融合在一起,那才是我最大的喜悅!

而一次參加聖衣會避靜時,認識到了聖十字若望的靈修精神,我馬上告訴天主,這就是我要的!我願意嘗試回應祢的聖召,之後我差不多每個禮拜一到週末就去新加坡的加爾默羅修會體驗生活,每天和他們一起祈禱、兩個小時靜默,走過了幾個月我已經非常確定,天主這就是我要的!所以我將我的事業結束,房子以便宜的價錢賣給朋友,所有貴重的收藏品,誰要就拿去,一分錢都不收,我處理掉所有牽絆我的東西。

當我決定成為一位神父,我的家人並沒有反對,慢慢的現在也經常要我為他們祈禱,這就表示他們知道了我的召叫,覺得天主是存在的。我常說我的言行跟我對天主的愛,是絕對的影響力,我不是用道理來說服他們信仰耶穌基督,活出生命才是最好的見證,靠道理很難去說服為何天主會死而復活,但是在身上看到復活的耶穌,那才是最大的力量。

之後我帶著喜樂的心加入聖衣會,開始靈修生活、祈禱生活與靜默生活,但畢竟那是團體生活,我本身做過很高的職務、做過老闆,服從成為我最大的問題,以前都是我做決定,現在進入了團體生活我要聽別人的,要和來自不同背景的弟兄們生活在一起,這個過程中,也曾想過自己為什麼要放棄一切來這裡受苦?後來經過一年的磨練,也在祈禱生活裡聽到很多天主的指引,從聖言、聖人、教會的教導裡,慢慢地體會耶穌在我的生命中醞釀給我的一個改變,團體生活就是磨練我最好的地方。所以我常說如果我進入了一個修會卻沒有團體生活的話,其實和我以前的生活就沒有兩樣了。但是天主的奇妙就在祂把我丟進這樣的一個團體裡面,把我以前覺得很重要的東西全部都丟掉。當你把自我丟掉了,把自以為是的那一種態度丟掉了,你就更能看到愛,這就是我一直在找尋的真善美,在耶穌基督身上才能看到所謂的真所謂的善所謂的美,在人世間是找不到的,人與人之間都會有期待和要求,並沒有真正的全真、全善和全美,那只有在基督內,你為了要愛耶穌的時候,你才可以在弟兄面前,完全不考慮自己的去愛他們,這才能顯示出真善美的部分,這些都是我後來覺得是我喜悅的一個來源。接近耶穌基督、接近天主不是要把你所有的東西都丟掉,反而是去發現更高、更遠、更深的那一個自己,那份更純真的自己。

因此,若有年輕人們要做分辨,請你勇敢面對自己真實的感受,如果真的覺得跟天主在一起是平安的愉快的,你就勇敢的去面對,勇敢去分辨,不要因為世俗任何其他的東西的吸引力而停止不動,成不成為神職人員是天主在召選,但如果有這樣的感受就該去找尋他,去找尋不同的修會去體驗生活,去了解這個召叫是不是真的,可能最後走過了所有修會團體,也分辨過了,發覺這不是你的召叫的時候,這也沒有任何損失,因為你在找尋天主的過程裡面,你也在找尋自己,最終你會得到天主給你的答案,發現自己真正的聖召,這一段路不會白走。

(整理自真理電台訪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