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聖召旅程 作者:河鏞國神父

我出生第八天領洗,從小就在很虔誠的天主教的家庭中成長。

我的聖召的旅程,可以說是一個「圓夢的旅程。」

我的第一個夢,是想做牧羊人,這是我很小的時候的夢想。

沒有甚麼理由,只是單純的想在大草地上牧放牛羊,覺得很舒服,但是沒有夢想實現。(第一個夢是以自我為中心的夢)

我的第二個夢,是想做醫生,小時候看過很多貧窮的人,也看過很多痲瘋病人及乞丐,他們連三餐都吃不飽,生病了根本沒有錢去看醫生。經常看到那些人來到我家討飯。我的媽媽很慈祥,每次都為他們準備溫馨的餐桌,面著微笑的和他們談話,鼓勵他們、安慰他們。看到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我決心當醫生,願意幫助他們治病。這個夢想也沒有實現。

我的第三個夢,是想做一個慈善家,這是我在初中、高中時代的夢想。那個時代我們在教堂常舉辦拜訪孤兒院、老人院、痲瘋病院等的活動。每逢拜訪他們時,就會準備了一些禮物,但在回來的路程中,感覺到非常的痛苦,同時也感到無奈。那時我能做到的,只有以寫信鼓勵他們而已。慢慢我的夢想就變成做慈善家。可是沒有實現。

我的第四個夢,是當一名老師,是教會道理班的老師,這是我大學時代的夢。在教會成長的我,進入大學以後很自然地在教會當道理班的老師。當時我非常喜歡這份職務,現在回想還是非常快樂的時光。這個夢想也沒有成真。

(第二、三、四是以他人為中心的夢)

我的第五個夢,願意當為主奉獻的司鐸,這是我念大學時編織的夢。那時我在祈禱中體會到天主對我的愛,我每一天向天主祈禱兩三個小時,我越來越深刻的感受到天主的愛(為了人類受苦受難的天主,為了我接受死亡的天主),在世上沒有比這份愛更偉大的。祂給了我祂的整個生命,我還給祂我的生命,我認為這是應該的。所以從那時起,我毫不遲疑地願意順服天主的旨意,我要當司鐸的夢想就實現了。最後我願意走司鐸的路,因為我覺得這是非常有價值的,

(第五個夢是以天主為中心的夢)

這個夢成真了。不但這個夢成真,而且前四個夢連帶成真了。

我成了牧羊人,牧放天主的羊群。

我成了醫生,醫治心靈的創傷。

我成了慈善家,可以幫助更多的人。

我成了老師,教導天主的子民。

我成了神父,天主還送給我一個禮物,就是傳教士職務。

我所體驗的天主是這麼慈愛大方的好天主,使我們杯爵滿溢的天主,我難道不該感謝祂嗎?

我成長的過程中,領受了很多人滿滿的愛。首先是我的家人,因為我是老么,所以父母親,一個姊姊,兩個哥哥都很疼愛我。在家弟兄姊妹和平相處當中學到了,愛的團體性,愛的關係性。

我的父母親都經常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也奉獻很多錢給教會。

我的母親常照顧及幫助窮人,每天也有虔誠的祈禱生活。母親說:「十一奉獻不但只是財務方面的,還有我的才華、我的時間以及我所有的一切。」這句話引導我如何善度信仰生活。

我從小參加了教會的各種善會:小時候參加兒童道理班,初中高中時代參加了青年會,在大學時代很自然地當兒童道理班及青年會的老師。參加了教會的各種活動,也舉辦了很多活動。我的記憶當中,教會是非常活潑、非常快樂的地方,實在是如此。

我們每年拜訪孤兒院、養老院和痲瘋病院等的經驗,讓我建立了為他人服務而生活的想法,這顆愛的種子,埋藏在我心中慢慢的成長茁壯。同時天主也悄悄的在我心中種下了五顆夢想的種子――牧羊人、醫生、慈善家、老師、司鐸,而最後一一實現了。何等的榮幸祂滿全了我所有的夢想。

如果我在小時候沒有機會看到他們,我的人生路程恐怕不是走現在的路。拜訪他們時流了不少的眼淚,有時心裡很悶,也很生氣,覺得這是不公平的世界。我在祈禱時,抗議天主的無能與不公。但是我長大慢慢瞭解了,祂要我們當做祂的幫手,這是給我們分享愛的機會。祂不喜歡單獨做,而要跟我們一起。這並不表示祂沒有能力,是非常地願意與我們合作,因為祂非常愛我們。那時候,我能做的只是定期拜訪他們,之外就以寫信的方式鼓勵了他們。

在高二時,我們班上有一位同學小兒麻痺,上下學時需他人的幫忙。我很樂意地幫他,一年多的時間,背著他上下學了。後來這位同學的全家都領洗了。我真的感謝天主,感謝家人,感謝我所碰到的那些弱勢的人。

我從小到長大在家庭中,在學校裡,在教會中受到很多很多人的鼓勵及支持,好像是吃了很多人的信德與愛德的精神食糧長大的。我想天主藉著這周圍的人們引導我、幫助我成長。我誠摯的邀請弟兄姊妹,如果您有子女,而您愛他們的話,給天主時間和空間,讓祂親自引導您的子女。最好的空間就是最需要我們的那些地方。

走在司鐸的路上並不那麼簡單,但是我相信天主永遠祝福我們。我要當一個會祈禱的神父,當一個快樂的神父,雖然我沒有在世俗上的財富、權威、名譽,但在我心中有天主的愛,就心滿意足了。我敢說是天主給我們的是最好的路。我們一起與天主同行,慷慨的答覆天主的召叫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