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注關愛的慈父--孫達神父

文:黃秋鳳 圖:曾壹和、張德蘭

 

元月20日星期六,竹東無玷聖母天主堂外,市場的人潮洶湧,教堂內的人潮更是擠得水洩不通,來自四面八方的教友、教外朋友齊聚於此,為向孫達神父告別。殯葬彌撒在莊嚴溫暖的氛圍中完成,彌撒後三部滿載教友的遊覽車,跟隨靈柩車前往靜山,在靜山靈修中心為孫神父的靈魂祈禱,在大家獻花與目送下,安葬這位在大家心目中的好牧者、好兄弟,好父親。

 

在我的心中,孫神父是一位熱力四射的傳教士、一位充滿愛與關懷的好牧者、一位謙卑自下的長者,以及一位和藹慈愛的父親。

 

把握機會積極福傳

第一次與孫神父接觸,是在2013年的新竹燈會,那時我還未進新竹教區主教公署工作,只是在燈會天主教燈區擔任導覽志工,一位長者拿來一大疊福傳的傳單,殷切的要志工們發送,他堅定熱切的態度,讓我印象格外深刻,後來從其他人口中得知,他是九十歲高齡的孫達神父。

再進一步與孫神父互動是在2014年初,那時我已進入公署牧靈組工作,有個新開設的「廣城市場」,願意提供兩個攤位給我們作為公益之用,於是我安排一個攤位由世光教養院做二手商品義賣,對於另一個攤位要如何使用,我正在傷腦筋。由於孫自強督導的引介,孫達神父一聽說有福傳的機會,立刻表示要召集教友們做天主教的介紹,於是他積極的找教友們來開會,親自到現場關懷,在孫神父的推動下這件事圓滿完成。由這件事,我看到孫神父的福傳熱火,發現只要一有福傳機會,不論大小,他必定積極把握、努力福傳。也是在這次的活動中,我認識了往後為那羅趙秀容修女領取國民身份證而大力奔走的台大人李道霖大哥,他是因為景仰孫達神父對社會無私奉獻的愛而來幫忙的。

 

我在他的心裡是寶貝

自從廣城市場的活動之後,每次在不同場合遇到孫神父,他一看到我,總是很開心的關切我,像慈父一樣的抱抱我,雖然我一直沒有主動地去探望他。

去年電影「沈默」上映,教區包下全場讓教友們一起前去觀賞,在燈光微弱的戲院中,我遠遠的看到照顧孫神父的徐雯嫺姐扶著孫神父進場,我立刻上前去向孫神父問安,他一聽到我的聲音,開心的回答說:「是秋鳳啊!我眼睛不好,看不見你。」話語進到我耳,頓覺好窩心,心想:「孫神父這麼深刻的記得我呢!」

去年初,父親剛過世,我在抽屜中找到他留下來的一張大幅的慈悲耶穌像,這正是我想望多時的,我想找一位「有爸爸味」的神父祝聖,於是在復活節當天彌撒前將它帶到西門街耶穌聖心堂,想請孫神父為我降福,因為不清楚彌撒確切的時間,我提早到了教堂,靜坐在座位上祈禱,不多久孫神父進堂,一眼看到我,遠遠的便說:「這不是秋鳳嗎?唉呀寶貝!」我趕忙跑過去擁抱他,在他懷裡,我再次感受到父親懷中的溫暖,我也感受到他對我的愛是那麼的專注、疼惜,彷彿我是他唯一的寶貝一樣。後來,我看到又有幾位教友進到教堂,孫神父一樣用最大的愛去愛他們,然而這樣的發現並不會減少孫神父給我的溫暖,原來他的愛是那麼的廣大,卻又那麼的專一,就像天主愛我們所有的人,但對於個別的每一個人而言,祂的愛都是那麼專注、唯一一樣。

復活節之後,聽說每週一、週三孫神父在西門堂,與魏里仁神父一起帶讀經班和梵二大公會議憲章講座,於是我下班後前往聆聽,孫神父一看到我來,又開心的說:「唉啊,秋鳳,你這麼忙怎麼有空來呢?」我的心裡又是一陣暖潮洶湧,心想:「神父真懂我,他知道我非常忙碌呢!」

 

謙卑自下的牧者

為了認識教外的媒體,我請教李道霖大哥,道霖大哥建議我可以邀請孫神父,藉某一個活動邀請媒體記者來,好能與之建立關係,我為此去請教孫神父。神父告訴我,他與媒體的關係主要是於擔任竹東堂本堂神父,創立幾個機構時建立的,經過到六家堂任職的6年及在西門堂的10年,新一代的媒體記者已不認識他,無法達到我期望的目的,為此他深深的感到抱歉,真誠的對我說:「很抱歉我幫不上忙。」面對這樣德高望重的老神父,竟謙遜地向我道歉,我不禁感到震撼,更為他的謙卑自下而敬佩不已。

聽說孫神父住院,教友們紛紛為他祈禱,為了不打擾他靜養,我請求要去探望他的弟兄代我向他問好,但是有一天我忽然好想念孫神父,於是在元月8日請假前往耕莘醫院探望他,當時他被送到醫院的牙科清理口腔,我在那裡找到他時,只見他已瘦得如柴一般,醫護人員用心的為他護理,然而孱弱的他似乎頗為疼痛,稍稍扭動著頭,隨即如羔羊般靜默地接受,看在眼中,我的內心一股酸楚襲捲而來,為了不讓他耗費體力,我沒有讓他知道我來看他。看到他消瘦的模樣,心中真是不忍,又聽雯嫺姐說,癌末的病人是很痛苦的,孫神父正承受著身體上極大的痛苦,但是他將這些苦都轉成為我們所做的補贖。回家的途中我一路懷想著,一生神貧的孫神父現在躺在病床上,什麼都沒有了,唯一剩下的只有他身上的劇烈疼痛,但他卻在極度的痛苦中,懷著對我們至大的愛,和對天主至大的信賴,將我們的罪,藉由他一生司祭的身份,奉獻給天主。

祈求愛的子粒結實纍纍

送葬的隊伍隨著祝禱的聖歌,在靜山往墓園的小徑上迤邐,當靈柩置入墓穴中,教友們排隊,依序將手中的鮮花抛進孫神父的墓穴時,我站在隊伍中道霖大哥後面,默默的對孫神父說:「神父,現在您已經到天堂了,離天主最近,您是最了解新竹教區、最了解社福機構的人,請您為新竹教區的社福機構轉求,讓我們的機構能順利的運作,持續做天主看顧最小兄弟的工作;請您為新竹教區志工大隊祈禱,讓它成為為教會走出去做福傳的強力團隊,成為服務福傳的有力先鋒;請您也為我祈求天主,讓我也能有如您一樣的信德和望德,堅定的信靠天主,有如您一樣的愛德,有勇氣捨棄自己,緊緊跟隨您和耶穌的腳步,去愛每一個可愛與不可愛的人。」

「一粒麥子如果不落在地裡死了,仍只是一粒;如果死了,纔結出許多子粒來。」(若望福音12:24)親愛的孫神父,您就是那粒落在地裡死去的麥子,在您的身上,我看到愛的力量與光輝,我經歷了愛的溫暖與奇妙,謝謝您給我的愛,謝謝您給我父親溫暖的擁抱,謝謝您給我熱力福傳的好榜樣,謝謝您讓我感受到在您心中我是那麼的寶貝,這份愛我會記得,我會學習您愛的方式,也把這樣的愛傳遞給其他的人,讓越來越多的人經驗到天主愛的奇妙恩寵,讓越來越多的人也能像您一樣,一起去傳愛。

本文與天主教周報2018年2月4日477期同步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