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耶穌遵行父旨思考自己的方向--黃秋鳳

主題:耶穌一生所做、所講的都照天父的旨意而做、而講,最後祂在十字架上完成了天父派遣祂愛人、救世的使命,(若望十九章30) 我生活的方向是不是也按照天主的意思完成祂給我的使命? 以往讀聖經,雖然會看每篇前面的引言,卻沒有特別的印象和感受,上過「四部福音結構大綱」課程之後,再重新根據講義及上課時做的筆記,翻開聖經相互對照,現在,終於對四部福音有了清楚的輪廓。

在前三部福音中,我看到三位福音作者針對不同的對象、目的,其描述耶穌事蹟的運筆角度也有所不同,到若望福音則是將焦點放在強調聖子與聖父的關係,其實天主聖三的關係,才是天主救世工程的源頭與重點,因為耶穌的降生、成長、死亡、救贖,無一不是依循天父的旨意而行。

從副主教的介紹中,我知道瑪竇以系統化的記敍將耶穌的事跡和言論陳述出來,不僅有事蹟為證,又有言論支持,才能有力的向猶太人中處於較高位者宣講天主的福音;瑪爾谷則用耶穌的事蹟直接證明祂的天主性,以加強信奉基督的外邦人的信德。我想,前面二部福音是針對社會中較高階層的人士吧?到了路加福音,他著重於社會中下階層中貧窮、弱勢的人群,特別強調耶穌的憐憫和慈愛,力證耶穌是人類的救主。

在我看來,三部福音雖各有它訴求的對象與目的,卻是分工合作的一步步擴展了主耶穌救世的範圍,從猶太民族到外邦,從社會的上層到底層,主耶穌的愛便藉著三部福音的故事擴散、延續到二千多年後的全世界;而若望福音則是在三部福音的具體描述之後,帶領我更深入且從更高的角度去體會天父與耶穌的關係。

從耶穌在加納婚宴中行的奇蹟我看出耶穌與天父的緊密連結,耶穌願意將第一個奇蹟的祝福行給「家庭」,可見祂多麼重視家庭關係,一如祂與天父的關係一樣,我想,影響一個人好壞最深遠的莫過家庭,我的基因、我的特質以及許多能力都根源於家庭,為此我願意從自己的家開始做起,盡力去活出主耶穌的精神,好讓天主的光榮在家庭裡彰顯出來。

在福音中也看到主耶穌時常退到避靜的地方祈禱,不論是面對重要的抉擇,如揀選十二門徒,或是面對被釘十字架的生死關頭,祂都時時與天父做最好的連結,時時尋求天父的旨意,藉由祂遵循天父的旨意,犧牲至死,使得「從祂的滿盈中,我們都領受了恩寵,而且恩寵上加恩寵。」感謝耶穌在祂的聖死中,我可以以祂的聖名在痛苦與挑戰中不斷的祈求天父,將痛苦轉化成滿滿的祝福,藉著這些由痛苦轉化而來的恩寵上的恩寵,我得以更有力量、更有能力的去傳播福音。

從四部福音中主耶穌遵照天父旨意而行的事蹟來看我的生活方向,讓我想到    一直以來,我總期盼著用口、用筆為耶穌作證,為天主工作,但我自知仍是不足的,就像副主教說的:「要先活出聖經的精神,才能寫出好的作品。」我必須對聖經有更多的體會,又如副主教所說:「要從聖經去看生活經驗,而非從生活經驗裡去看聖經。」這句話深深的印在我的心裡,我想,如果我從生活經驗中去看聖經,必然會將聖經侷限在小小的自我框架中,怎麼看都只是自己的影子,可是如果我能從聖經的角度來看自己的生活,就能跳開自我的限制,翻轉自己的經驗,平安喜樂的由聖神帶領去走一條廣闊、長遠的路。

在福音中,耶穌常用比喻教導人,我想,每個人,不論是大人或小孩都是喜歡聽故事的,用比喻來教導人其實是最吸引人、最容易讓人聽進去的方式,耶穌的講道方式,不也正教導我往後要去傳福音時的最好方法嗎?而副主教也說:「法利塞人講理論,他們是高立於一般人民之上的;耶穌則常說『我和你』、『我們』,耶穌和人們打成一片,分擔他們不同的生活挑戰。」我想起前陣子參加外面的研習,見到一些人言行粗鄙,心中覺得難以接受,然而因此我體會到純潔無瑕、從天而降的耶穌,在面對人類的污穢、醜陋時,祂的痛苦感受一定更深加強烈,可是祂還是願意聽從天父的意念寄居於世界,與世人同在,走進人群去關心卑微低賤的人,甚至為所有的人犧牲了生命。我反思,是否我也能夠沒有任何身段、不帶任何評價的走入最低層、最卑微的人群中,去服務那些卑賤、低俗、被人唾棄和遺忘的人?

如果只是研讀聖經,那麼只是讓我的腦袋裡多了一些關於耶穌和猶太人的知識,可是如果我能夠將聖經裡耶穌的言語、思想在生活當中活出來,甚至藉著志工的工作去服務最小的兄弟姐妹們,那麼我才能夠在與耶穌相遇之後,進一步與耶穌相知,然後一步一步的將我自己掏空,就像聖保祿宗徒一樣,「主耶穌在我內生活,而不是我自己活著」的與耶穌相結合。

所以,我向天父祈求:父啊!帶領我,我願意將我的心思意念,每一天的言行、工作、待人、處事都交托在祢手中,我願意掏空自己做祢的器皿,請祢來澆灌我、充滿我,我願意在祢的流裡緩緩漂流,流向祢要我去的地方,流向那些祢要我去撒網的地方;父啊!請以祢的聖神充滿我,讓我知道該說什麼、該做什麼、該寫什麼,而我只是祢的工具,祢為關愛世人、拯救世人的小小工具。

 

Joomla3 Appliance - Powered by TurnKey Lin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