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愛的開始--蘇靖堯

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時期,我遇見天主,就像祂帶領以色列人走出埃及一樣,祂也帶領我一步步走出黑暗。

我是在一個傳統信仰家庭長大的孩子,多神的信仰讓我不知誰是真神,乾脆相信自己做個無神論者。民國98年的夏天高中畢業,父親失業、我亦然決然的選擇不升學,考入軍隊當一位職業軍人、進入社會!藉以減輕家中經濟負擔。

不過就在此時,上天給我開了個大玩笑!在我服志願役的第一年,交往多年的女友因我在部隊工作,聚少離多發生了兵變。這對於剛踏入充滿遠景與未來的我,頓時失去生活的重心。此時的我又因年輕氣盛、個性衝動時常直言不諱,得罪了軍中長上,從此軍中的生活真像在地獄中的日子,每天都有數不盡的汙辱和責備。每天睜開雙眼想到的就是一天的凌辱和家裡的經濟狀況,讓我整個人沉浸在憂鬱情緒當中。常想離開這個世界應該就不會這麼痛苦了吧?!但是想到家裡需要我,給了我不能死的理由與信念!並給了我繼續活下去的勇氣。

  有一天夜晚、我高中時期的一位好友打給了我,我向她訴說了所有的狀況。她表明雖然無法幫助到我,但她告訴我:「我教你一個可以減輕痛苦的好方法!你要不要試試看禱告,耶穌會幫助你。」我那時對耶穌並不了解,但是當她教我禱告後,總覺得心頭多了一絲絲的平安,所以我決定試試看!每天睡覺前我都會向耶穌禱告,求祂拿走我一切的痛苦!雖然祂並沒有馬上應允我,被羞辱的情況也是時好時壞,但耶穌成了我習慣傾訴的對象。那時我家附近的基督教會團契常常邀我去聚會,只是對我來說並沒有太多的感覺,就只是知道耶穌而已。

  民國99年底,因我的舅媽在台大醫院檢查出了肺腺癌末期。她住在台北,她看著我從小長大!當我去台大醫院探望她、並且聊到我的近況和我認識耶穌時才知道,她是位虔誠的天主教基督徒,此後我常與她聊信仰,也說我去參加基督教團契,但仍對耶穌依然有種陌生且不滿足的渴望!後來她告訴我:「可以走進天主教堂看看,說不定在那裡可以找到困擾你心的答案。」,隔週,我就走進了距離我工作所在地最近的新竹聖母聖心主教座堂。當我走進教堂,一位親切的阿姨馬上熱情的為我介紹聖堂,她就是我信仰啟蒙的慕道老師”劉賢祝”老師。隔年的一月,我開始上一對一的成人道理班。我舅媽聽到此消息後非常的高興並感謝天主!我們時常電話分享天主與生活,不過此時她癌症病情加重、開始醫院化療。只要我有放假便會上台大醫院探望她,看見她專心的在祈禱,我想她一定有為我祈禱吧!

  民國100年的五月一日復活節,我領洗了。舅媽是我的代母,他們一家人特地從台北來新竹見證了我重生的這一刻!領洗後,天主並沒有馬上拿走我的苦痛,我也曾經跟祂抱怨過,但是我的心中總是有一種渴望,渴望更認識天主,希望能全心相信祂!就在隔年一月我參加了教會的光鹽營,在營隊中我開始對自己的生命重新反思、重整,從此對天主的愛有了新的領悟:原來祂讓我遇見軍中的凌辱,是為了鍛鍊我的傲氣,讓我可以成為祂的器皿,為祂做更大的事;原來祂讓我背上債務,是為了讓我學習在金錢上依靠祂!

  後來,我為軍營中的禱告總算出現了轉機,一天我突然發現那位凌辱我的長上開始在背後幫助我,我們的關係有了改變!雖然家裡債務仍然在,但是我感謝天主,祂沒有一次讓我嚐盡甜頭,祂讓我在痛苦中慢慢被磨塑,如今我對祂更加堅定。

101年的冬天,我的舅媽、我的代母受到天主的召叫,回歸天鄉了。直到現在,我依然清晰的記得她的叮嚀!她常對我說:「靖堯,要記住信德、望德、愛德!這三樣是天主賜給我們最棒的禮物。」當時的我雖然不明白,但她要我學習聖母媽媽一切”默存心中”。到了今天,我成為了一位青年會的陪伴員、輔導員,並且全心全意的倚靠耶穌!我想告訴在天上的舅媽:我現在終於明白您的話語,並且承受著您的教導持續的傳愛下去!願您在天上持續的為我向天父代禱,我也會在地上持續為在天上的您祈禱。我想,這就是這一切傳愛的開始。感謝妳、感謝天主、感謝聖母媽媽、感謝耶穌基督、感謝一路上所有幫助我的朋友們!

最後,感謝讀完這篇文章的你/妳。

願天主保佑,平安喜樂!

 
 
Joomla3 Appliance - Powered by TurnKey Lin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