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行天主道路的人,必受祝福

文:雅納

5月21日為參加今年波蘭世界青年日的全國培訓,我駕車依著導航左轉右拐的找了許多路,終於來到輔仁大學,當我放下緊張的心輕鬆的將車轉進停車位時,忽然發現右前方的保險桿磨到旁邊的車子,我重新調整距離將車停好,下車一看,發現旁邊那部嶄新的Toyota已被我割出幾道痕跡,我摸摸被我刮傷的車子,撕下筆記本的一頁,寫上我的聯絡電話,將紙條夾在那部車的擋風玻璃上,便參加培訓去了。

下午我的未接來電中顯示一個不認識的電話號碼,我想應該就是那位被我刮傷車子的主人,我抽空打個電話給他,對方客氣的說會先去車廠估價再告訴我,並傳來簡訊祝福我工作或進修順心。我感受到這位洪先生給我一股平安溫暖的感覺。

隔幾天,洪先生將估價單傳來,我看了之後心中為之一懍,九千多元的整修費將近我月收入的五分之二,我的心開始糾結。由於從未處理過這樣的事,當時完全不知如何處理,沒有報警也沒有照相,於是我再次打電話請洪先生把車子傷到的地方拍照寄給我,很快的我收到了照片。

為那九千多元,我開始傷腦筋,我想是否可以找一家比較便宜的修車廠板金?但請教姐夫後發現不可行;我詢問車險公司,發現我並未投保第三責任險,無法出險。

從刮到車子開始,我的心有許多起伏。最初直覺的想到:「我是天主的兒女,依天主的道而行才是得主喜悅的。」然而當看到維修費時,我的心開始掙扎:「這麼大筆的支出,為我而言是多麼大的負擔啊!如果我不再與洪先生聯絡,當作沒這件事,他會不會想辦法找到我、控告我?」「電話公司對客戶的個資都有保密,他除了有我的電話之外,其餘一概不知,我若逃了,他可能也拿我沒輒吧?」邪惡的念頭不斷在我腦裡翻攪。「不行,正因為對我而言是有困難的,我更應該依天主的道路而行,我相信當我願意遵行天主的道路時,祂一定會給我很大的恩寵的。」在這段我內心掙扎的時間裡,我的心中卻有一種平靜,因為洪先生始終沒有打電話來催促。

於是我決定不管帳戶裡的存款剩多少,都要誠懇的處理這件事,但我心中仍抱持一線希望,因為我感受到洪先生有一股不同於一般人平靜安詳的特質,那份特質是天主教徒身上特有的,而輔大是天主教的學校…因為這些想法,我鼓起勇氣打電話給洪先生,告訴他我很願意為此事負責,然而因費用為我而言是筆龐大的數字,是否有其他較節省的作法?洪先生聽我完我的話,立刻回答:「沒關係,看你可以負擔多少。」我聽他如此慷慨的回答,心中有無限的感激與抱歉,猶豫了一下怯怯的說:「五千元可以嗎?」「好的,其他的我自行吸收。」洪先生爽快自在的答應。

這件事情從開始到現在,我一直覺得這位洪先生是個與社會上的人不太一樣的人,他真有一股基督徒特有的平安與溫暖。於是在協商完維修費用後,我忍不住冒昧的問:「請問您是天主教徒嗎?」「是的。」對方肯定的答案我雖不意外,卻讓我充滿無限的歡喜。「感謝天主!」我順口歡呼,話筒的另一方也傳來「阿肋路亞,平安!」的話語。

掛上電話,我的心充滿感謝,我的眼眶被淚水濡濕。原來行在天主的道路是多麼有恩寵的啊!我想起聖經的話:「遵行祂道路的人,真是有福!」此刻我真切的感受天主的恩寵滿滿臨到我身。我也祈禱天主賜福給這位充滿愛德的洪先生,我相信天主也必會賜予他大大的恩寵,因為正如今年世界青年日的主題一樣:「憐憫人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必受天主憐憫!」

Joomla3 Appliance - Powered by TurnKey Lin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