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凡中不平凡的生命」

文.黃秋鳳 圖.黃家子孫

今年2月12日,我親愛的爸爸走完他旅世104年的生命歷程,平安的回歸天家,這天剛好是元宵節和露德聖母紀念日的第二天,也是主日。

當我接獲電話趕回高雄家時,爸爸餘溫尚存,他的容貌安祥,靜臥床上。聽大侄子說,晚上七點多,照顧爸爸的外勞妹妹告知爸爸不舒服,大侄子從十樓衝到五樓,已經沒有心跳,短短幾分鐘內,爸爸已經平靜的離開,沒有任何痛苦。夜裡我守著爸爸,為他祈禱,抬頭忽然看到床頭上掛著的聖像正好是露德聖母,我相信聖母媽媽一定聽到我的祈求,在爸爸臨終時前來陪伴引導他回天家。「爸爸真是有福,天主安排他和我們全家歡歡喜喜過年,直到過完元宵,整個年都過完,而且是在主日離開。」姊姊們也欣慰的討論著。

爸爸的生命確實是在主內圓滿的生命,104歲嵩壽,全家和樂,兒孫60人齊聚為他送行,以中國人的眼光看,真是兒孫滿堂、壽終正寢。許多親友不住讚美爸爸好命,我知道,這好命的背後存在著看似簡單卻非常不易的原因。

 

 

 

 

 

 

 

 

在生活中延續信仰,依靠天主

若從世俗的眼光看,爸爸一生沒有什麼豐功偉業,他只是個出生廣東貧困鄉下的工人、農夫,跟著爺爺做磚窰工作,為了討生活,變賣分得的家產,帶著媽媽和大哥乘船到台灣,途中所有的錢被偷,身無分文,在舉目無親前途茫茫時,幸遇同鄉,得以在潮州一個磚窰落腳定居。爸爸在磚窰的工作辛苦,當開始燒磚時,常需要數日不眠不休顧著窰火,不能讓它熄滅,有時會被當地人嘲笑欺負,但是他總是平靜面對,為了一個個接連出生的孩子,他努力承擔起養家的責任。

爸媽從沒忘記離開大陸前外公的囑咐:「不論到哪,第一件事就是找教堂。」雖然家境貧苦、孩子眾多,而當時的工資又是論件計酬,每到主日,爸爸必定放下工作,和媽媽帶著全家大小參加彌撒,絶不貪多賺些錢;每天晚上,必帶著全家念完整串玫瑰經才上床就寢。爸爸對於教理懂得不多,卻堅定相信天主必會看顧,也堅持在生活中持續祖先傳下來的信仰方式。

在艱困的生活中,爸爸始終依靠天主,面對生活的種種挫折,他沒有失望氣餒,只是默默做著他該做、可以做的事。為了給孩子溫飽,他曾經背著朋友送的糧食,冒著危險爬過火車走的鐵軌橋;他曾經努力的在朋友借給他的土地上辛勤耕種;他曾經不計艱辛危險在礦坑裡工作。然而正是因為他全然信靠天主,天主也在他生命中的每一時刻,為他修直道路,並且適時安排貴人幫助他度過難關。

 

 

 

 

 

 

 

 

辛勤背起每天的十字架

為謀較好的生活,在居住潮州多年後,爸媽帶著全家遷居淡水竹圍,為了補充餐桌上的菜餚,爸爸在河口邊一小塊地上種青菜,路過的人都嘲笑他說在鹹地上是種不活青菜的,但爸爸沒有放棄希望,仍然每天勤奮澆水,沒想到菜長得非常茂盛,不僅夠自己吃還能賣錢。

雖然生活中有祝福,卻也有苦難考驗著爸爸。由於爸爸在做礦坑推礦車,不慎被礦車撞傷左腳,當時醫療技術未先進,受傷之處組織壞死,不得不截肢,從此只能穿戴義肢,自此再沒有正式的工作。

受傷後的爸爸仍想盡辦法試圖為家庭賺取收入。記得他曾經在台北郵局前負責看顧腳踏車的工作,還試著批草帽到夜市叫賣。有一次他在台北郵局前顧車時撿到一把小花傘,下班回家時很開心的將它送給我,我看到小花傘歡喜極了,因為我從沒有屬於自己的傘。現在回想起來,才深刻體會到當時貧困的爸爸,難得有個禮物送給自己心愛的小女兒,內心是多麼的喜悅啊!

 

 

 

 

 

 

將感恩化為默默的行動

感謝天主,漸漸的哥哥姊姊們逐一長大,可以工作分擔經濟重擔,我們的生活也越來越富足了,爸爸常感念在他最需要的時候幫助過他的許多人,他對我說:「當我們從潮州準備搬家到淡水時,因為沒有錢,向老闆借了兩百元,老闆對我說:『這兩百元你拿去用,如果你有能力、還記得的話就還我,如果沒有也沒關係。』後來我一直沒機會把錢還給他。」爸爸言語間交雜著感恩和幾許遺憾,然後他對我說:「以前我們很苦的時候有很多人幫助我們,現在生活好過了,我們也要去幫助需要的人。」

爸爸始終是個沈默少言的人,但他所說出的話卻都默默去做。有位住在大陸家鄉的堂哥時常來信,要爸爸幫忙出資修祖墳、建房子,甚至娶兒媳婦也請爸爸支助,次數多了,家人對這樣的事開始覺得反感。又有一次堂哥再度來信,說堂嫂罹患癌症,必須做化療、開刀,爸爸看了非常焦急,打算再寄錢過去,但是所有的家人都反對,勸他不要寄,免得受騙,然而爸爸堅持要寄,因為他寧願被騙,也不願意因少了一筆錢而讓一條性命喪亡。

爸爸不僅關照自己的家人,對那些不認識的人也願意關懷。有一次我塞給爸爸兩仟元說:「爸,這給你當零用錢。」爸爸客氣的說:「我有得用,不必給我。」我們父女倆推來推去,爸始終不肯收下,於是我對爸說:「爸,要不然你拿去幫助別人吧!」爸爸才收下錢,並告訴我他時常看到報紙刊登有人遭遇困難需要援助,便寄錢去給那人。他不知道報紙上的消息是真是假,他只知道助人於難是他該做的。他靦覥的笑笑,對我說:「不知是真的還是假的?只有一個人寫信向我道謝。」

 

 

 

 

 

 

 

平安喜樂回歸初始

爸爸到了晚年,無法走路,只能坐輪椅;無法吃飯,只能靠管餵牛奶;不能自行如廁,只能包尿布。身體機能的喪失,對許多人而言都是非常痛苦的,但他從不抱怨,一如他從未批評過任何人一樣。他總是歡歡喜喜,對於照顧他的外勞妹妹和子孫,只要有人為他做一件小小的事,諸如扶他起床、幫他穿鞋襪等等,他都會非常感激的說:「謝謝!」每天只要醒著,他總是口中喃喃念著經或唱聖歌,甚至在睡夢中依然如此。他不僅身體回復到像小寶寶一樣的狀態,連內心都單純得像孩子。當我帶他去看教堂的馬槽展,當外勞妹妹把食物拿到他面前時,他會像孩子一樣開心的笑得非常天真燦爛。在爸爸身上,我看到一個生命的圓融與圓滿。

在平淡受限的生活中,爸爸不斷依靠天主,然而他也像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一樣,經歷過信仰的考驗。曾經兩度他面臨生命的重大難關,在加護病房躺了多日,習慣家中人丁興旺的爸爸,獨自一人在加護病房,他感受不到家人的愛,更感受不到天主的愛,他說:「天主沒有照顧我。」雖然如此,他仍然選擇相信天主,在他身體康復後,依然堅持每個主日參加彌撒,每天不斷的念經、唱聖歌。

爸爸一生過著平凡的生活,但是因著信仰,他堅定的過著樸實、誠信、堅忍、謙卑、自在、單純、平安、喜樂的生活。在他的平凡中,我看到一個基督徒不平凡的生命。

 

 

 

 

 

 

一生堅定的信念

大年初二,爸爸一如往年的發壓歲錢給每一個子孫,我送他回房間後,抱抱他、親親他,對他說:「爸,天主保佑。」他也回應我:「天主保佑。」這是爸爸送給我的最後一句話。我想,這句話不僅是對我最好的祝福,也是他一生最堅定的信念。

 
Joomla3 Appliance - Powered by TurnKey Lin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