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訪聖地,追尋耶穌的身影(上)

文:黃秋鳳 圖:宜蘭聖若瑟堂朝聖團

我愛耶穌,但總覺得耶穌很抽象,我期待有一天能踏上聖地,體驗耶穌的真實存在。終於這一天來了,在今年的3月19日至4月1日的四旬期裡,我與以宜蘭聖若瑟堂為主的一群兄姐踏上聖地,期盼與耶穌有深刻的相遇。

親履以色列多石的國度

當我踏上以色列的土地時,心中興奮的喊著:「主耶穌,我來找祢了!」恨不得趴在地上,親吻這塊耶穌曾一步一腳印走過的土地。帶隊的黃敏正副主教告訴我們,以色列有三缺三不缺:缺雨不缺水、缺油不缺電、缺地不缺糧。由於以色列特殊的歷史背景,讓他們生活在四面環敵的狀態下,又由於平地有限,各方面資源受限,因此發展出堅韌的民族性和優異的科技。在地導遊程修女也說:「以色列由於歷代的征戰,反而帶來豐富的文化養份。」在翠綠的原野上,有許多岩石錯落其間,黃副主教說了一個有趣的傳說:「天主在創造世界之初,要天使帶三袋石頭去撒在世界各地,天使帶著石頭走到以色列,一個踉蹌,不小心打翻了兩袋石頭,因此以色列到處都是石頭。」這個故事為以色列的多石地形增添了美麗的色彩。

 

在恩寵中展開旅程

首先我們到海邊的凱撒肋雅--大黑落德王建立的港都,雄偉的王宮、劇院、競技場和國王的寢宮和浴池等等,展現出大黑落德的雄大野心,附近有一條高聳的水道橋,將淡水從12公里外引來,真是令人嘆為觀止。環顧盛極一時的凱撒肋雅,回想當年黑落德的霸權,終究在歷史中歸於泯滅,相較之下,那曾遭黑落德迫害,毫無自衛能力的小嬰孩耶穌,祂降生成人的大愛,卻永不止息。

當天晚上,我們要回到聖母領報大殿舉行彌撒,因行程延誤匆匆進入大殿,沒想到竟被領到聖殿最前方的大祭台前舉行彌撒。面對大殿偌大的壁畫和祭台,我深深感動,心想這裡是天主降生為人的起點,是一切救恩實現的開端,我們是何等有福,這朝聖的第一台彌撒竟能在此舉行,領受天主對全宇宙的愛澆灌在我們身上!

第二天我們在加納舉行「婚宴」--五對同團夫妻重發婚姻誓願的彌撒聖宴加納婚宴,加納是耶穌第一個行神蹟的地方,可見天主對婚姻與家庭的重視。能在這裡對婚姻重新宣誓,五對夫妻都感到無比光榮,知道自己的婚姻是天主祝福的,祈求天主將平淡的生活轉化成甘淳的佳釀。

我們也到「納匝肋文化村」體驗耶穌時代的生活:橄欖園、石屋、穿著耶穌時代服裝的服務人員,吃無酵餅,有一位木匠示範以當時的工具削木、鑽木。我們來到會堂,仰頭看屋頂,見一根根橫樑上舖著草稭,在馬爾谷福音中提到,有人打開屋頂,將癱瘓的病人縋下,耶穌對那病人說:「起來,拿起你的床,回家去吧!」原來「打開屋頂」只是把橫木和草稭拿開,不如我想像的那麼難。

在旅程中我隨時觀察猶太人,從小寶寶身上尋找誕生馬槽的嬰孩耶穌;從幼兒身上,想像圍繞在烹煮晚餐的聖母媽媽身旁的兒童耶穌;在十一、二歲少年身上找尋在聖殿內講論聖經的少年耶穌;在青年身上尋覓四處宣講福音的成年耶穌。我努力拼湊所看到的猶太人面孔,好讓耶穌的面容更加清晰。

 

在加里肋亞尋覓耶穌的足跡

我們來到葛法翁,感受正踩著耶穌的足跡,那會堂和伯多祿岳母的家曾經是耶穌經常進出的地方。在馬爾谷福音裡,耶穌到伯多祿家,伯多祿的岳母正患著熱症,耶穌拉起她的手,她的病立刻好了。我想,耶穌和12位門徒及伯多祿的岳母在家中,這個家一定不小,怎知實際看去真是小啊!想當年很多人將各種病人都送來,一定是擠得水洩不通。

午餐時間到了,我們享用名聞遐邇的「伯多祿魚」,雖然端出來的「伯多祿魚」竟然是「吳郭魚」,但能在加里肋亞湖畔吃「伯多祿魚」,還是非常令人開心,況且我還在魚嘴裡找到一枚閃閃發亮的錢幣,看得同桌的姐妹都羨慕不已呢!

下午我迫不及待到加里肋亞海邊,聖經記載許多耶穌在此的事蹟:耶穌站在船上對群眾說話;耶穌平息風浪;耶穌步行海上…我們登上船,船緩緩駛向海中,熱心的船主取出中華民國國旗,播放國歌,國旗隨著國歌在風中冉冉升起,大家肅立齊唱,真令人感動!隨後我「搶」到船首最佳位置,眺望一片寧靜汪洋,感到心曠神怡,正想向耶穌傾訴衷曲,忽然擴音器「爆」出船主熱情的歌聲,衝破了湖心的寧靜,也撞碎了我的心,我與耶穌安靜相遇的美夢頓時破滅,立時落下淚來。我在心中對加里肋亞海面吶喊:「主耶穌,祢在哪裡?為何我找不到祢?」

離開加里肋亞海,我的心沈甸甸的,在元首堂外面樹下舉行彌撒時,我望向海邊,那裡是耶穌復活後三次問伯多祿:「你愛我嗎?」的海邊,我多麼想飛奔過去尋找耶穌在海灘上留下的腳印。彌撒結束,我獨自靜坐石上,望著無垠的大海,彷彿聽到耶穌一遍又一遍的問我:「你愛我嗎?」「是的,主耶穌,祢知道我愛祢。」在靜謐的海灘,我終於能與耶穌在祂熟悉的海岸相會。

 

體悟舊約以民的曠野辛勞

行程中有三、四天我們進入約旦,來到舊約的地域。梅瑟引導以色列子民流浪40年,在快要進入福地時,天主領梅瑟上乃波山,指著流奶流蜜的土地給他看,但不准他進去,梅瑟便死在乃波山上,這是舊約的記載。當我登上乃波山,遠眺應許之地時思索著:梅瑟帶領以民在曠野40年,為人民的執拗,他一再向天主說情,他的辛苦難為,難道天主不知道嗎?為何只因擊石兩下,天主就罰他不能進入福地?突然我有個強烈的體會:天主一定知道他是愛民勝於愛己的好僕人,天主要領他直接進入的是真正的福地--天堂,而不要他在地面上再勞苦的去爭戰了。這樣的頓悟讓我豁然開朗,大大的讚美天主真是慈善寬仁的真天主!

繼而我們參觀佩特拉古城和瓦地倫山谷,這一帶是以色列子民流浪經過之地,梅瑟擊石出水處就在附近。佩特拉古城有一座雄偉的神廟,置身國家公園內,舉目所見皆是高大聳立的巨石,顏色紋理繽紛,展現天主受造物的絶頂風華,巨石上刻有古代商隊留下的雕像痕跡,在這裡只有一些阿拉伯人以出租馬匹馬車為生。我想像以民到此,除了巨石還是巨石,前途茫茫,沒食物沒水,難怪會抱怨連連。當我們在入口處時,天空飄著細雨,我們裹著羽毧衣對抗寒風,沿著「蛇道」進到神廟前留影,這時天空放晴,太陽綻放溫暖的陽光,我們愉悅的拍著照往回走,快到出口時突然下起大雨,雨中夾帶著冰雹,隨後立刻飄起雪花。一天當中經歷各種極端氣候,讓我深深體會以民在沙漠生活的艱辛。

瓦地倫是一片遼闊的沙漠,我們或坐吉普車或騎駱駝,由當地人為我們開車或牽駱駝。當我騎在駱駝上眺望美麗的沙漠時,不禁為天主的偉大創造讚嘆不已,卻又為在沙漠中討生活的人民感到哀傷,心想我過著衣食豐裕的生活,這裡的人卻必須為求溫飽而辛勞,他們的依恃真少啊!這時我忽然想到上百萬以民,在這沒食物沒水的地方怎能活40年?若非天主降下瑪納,讓梅瑟擊石出水,他們一天都活不下去。天主為何讓以民過這樣的苦日子呢?我深深體會,世間的保障都不是真正的保障,只有天主是唯一真正的依靠,天主讓以民生活在物質缺乏的環境下,是要讓他們領悟這一點,難怪耶穌說貧窮的人是有福的、哀慟的人是有福的、飢餓的人是有福的、受迫害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在困厄的環境下,才更能學會依靠天主。

(請接續下集)

Joomla3 Appliance - Powered by TurnKey Lin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