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赤子之境的媽媽

文:黃秋鳳 圖:黃秀香

打電話給媽媽,媽媽已經很多事都不記得了。她不記得我的聲音了,但當我告訴她我是「阿鳳」時,她好高興,雀躍地如同小孩子般說:「我足想你!(台語)」我也回答她:「我嘛足想你。」

為了讓媽媽保留以往的記憶,我刻意跟她聊許多她以前告訴我的事,包括她小時候放牛、騎牛過河;最怕割稻時被水蛭吸血,被水蛭吸住要用口水塗,它才會掉;外公很會抓魚,行船時站在甲板上看到水中的魚,一跳下水就可以抓到好多魚;外公最疼她,每次出外回來一定會帶糕餅給她吃,並且囑咐她留一塊給舅舅吃;大阿姨曾經當過修女,後來又回到家裡;以前過年媽媽總是會做年糕和蘿蔔糕,年糕有加紅豆,蘿蔔糕要用蘿蔔剉成絲,拌入米漿調味去蒸;家鄉常吃的食物釀豆腐的做法是,買回整版的豆腐,切塊後在豆腐中間挖個洞,將拌有小茴的絞肉塞在洞裡拿去煎;做擂茶需要用到擂缽和擂茶棍,擂茶棍最好是用芭樂樹幹做的…我邊講邊問她相關的問題,她大部份都不記得了,我問她,她便說:「你沒講我嘛不知。」或說:「都幾十年了。」我便笑著說:「對啊,太久了,都不記得了,所以我講給你聽。」

雖然我對媽媽的遺忘有些難過,但見她與我聊得好開心,笑語不斷,像個天真單純的孩子,我知道媽媽已經是在耶穌說的「像小孩子」的境界,我應該要寬心喜樂的。

媽媽已不記得她有幾個孩子了,我告訴她:她有七個孩子;她很開心的說是天主送給她的。我問她:她的孩子有乖嗎?她斬釘截鐵的說:「有。」我再問她:「你有很會教小孩嗎?」她很自信的回答:「有。」「七個孩子裡你最疼哪一個?」我再進一步問她,她不假思索的說:「攏嘛同款。(台語)」「十隻手指頭伸出來攏嘛一樣長。」她補充道。我笑翻了回她:「十隻手指頭沒有一樣長啦!可是每一隻都一樣是寶貝,對不對?」我知道雖然很多事媽媽都忘記了,但她一輩子堅持好好教育兒女,公平不偏心地疼愛每個孩子,以及凡事感謝天主的信念,不會因為年紀大而消逝。

我問媽媽:「你有足幸福嘸?」她還是很篤定的回答:「有。」後面再加一句:「天主保祐。」「我足愛你,你有愛我嗎?」我問媽媽。「有,我嘛愛你。」媽媽保持一貫的篤定,又笑得好開心。「媽,多謝你生我,把我養這麼大,還給我讀書讀到大學畢業。」「多謝我…」媽媽笑得更開心了。

感謝天主,讓媽媽能夠開開心心的過她百歲的日子,能夠回歸赤子之境,單純、喜樂、充滿感恩的過每一天的生活。

Joomla3 Appliance - Powered by TurnKey Lin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