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子之手 - 白雲山修士與天主的生命之約

圖.文 陳明蘭

第1次見到白雲山修士是在去年的5月,跟著本堂陳廷叔神父、胡曉航修女來到頤福園探訪,那時白修士腳受傷,剛住進來,胡修女就和白修士聊起了她正在做聖母像所遇到的一些問題,白修士還和胡修女約定,等他腳好了之後,再回內思高工幫胡修女完成聖母像。再見到白修士,是因「光照夕陽」關懷志工的培訓,白修士雖然動作有點緩慢,還算行動自如,也能侃侃而談,但白修士卻忘了與胡修女的約定,因為我向他提起胡修女在等他一起完成聖母像時,他竟然不知胡修女是誰了⋯⋯。

 

圓了白修士的夢想

因為之前的緣份,所以每次我到頤福園都會找白修士聊天,他每次都告訴我,他的身體快好了,很快就可以回內思高工,他也很抱歉,沒有聖母像可以送我,雖然園內的照顧人員告訴我,白修士的記憶已經退化,他說的話聽聽就好,然而,我每聽一次,我就感受到白修士想回內思高工繼續工作的渴望,可是他的健康狀況已大不如前,也無法照顧好自己了,憑我可以幫白修士完成他的夢想嗎?

有一次,他告訴我,做雕像的素材是石膏、塑膠、 水泥等,他還說下個月是他的生日,內思高工的人會帶他回學校慶生,他就要離開這裡回到內思了。我女兒有一次也陪白修士聊天,雖然她不很清楚白修士在說什麼,但她說,她覺得白修士好孤單。是啊!孤單,是人走向老化必經的過程,我們都是要單獨 的跟天主交帳的,我想白修士的賞報應該在天上,只是現在,在這樣的時刻讓我們在頤福園相遇了,我可以為白修士做什麼呢?主讓我來到這裡,是要我做什麼嗎?可以讓白修士回到天主召叫他的地方-內思高工,回到他奉獻了一輩子的地方嗎?或者至少生日這天可以一解思鄉之情。

終於在不斷地祈禱後,在大家的協助下,我們帶著白修士回到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內思高工師生為他特別準備了一個大大的專屬蛋糕,雖然很多人的名字他都叫不出來,但每一個擁抱、每一個握手,都可看到白修士紅了眼眶,滿滿的思念都在這瞬間源源不絕迴盪在大家心中,就像我們每次去頤福園看他要離開時,他總是眼眶泛紅,摸著自己的胸口說:「這裡好痛」,那天,我們每一個人的心也都好痛。

 

喜愛創造的藝術家

白雲山修士在1955年入耶穌會為修士,9年後,到菲律賓傳福音。1965年到台灣服務,於1967年起進入耶穌會所辦的新竹新埔內思工校服務,他擔任機械(工)科主任長達20年,後轉任實習主任逾10年,退休後在產學合作中心服務,直到退休。在50到80 年代,桃竹苗地區的家長常對男孩子常說的一句話,「只要考得進內思,就不用擔心沒飯吃!」這是對內思教學紮實、活學活用的肯定,當然,白修士是默默耕耘、功不可沒的重要推手。

白修士教學非常嚴謹,如果學生做得不好,就把所做的成品丟到窗戶外面去,叫學生重做。還會處罰不認真上課的學生做伏地挺身,讓不少學生對他敬畏有加。白修士說:「為了能夠讓進來的學生過很有意義的求學生活,成為社會所用的人,能夠得到更好的學習效果,一開始就要讓他們能吃苦啊,就算同學們覺得這老師很兇,對不起,但這是必要的。」今年84歲的白雲山修士,運用所學的專長,50年來,在內思高工造就了無數的人才。

白修士也擅長發明,像是內思廠房的車床、模具,都是他的傑作。還有供彌撒用的麵餅,人工製作慢又無法量產,修士發明的麵餅機,一次可以生產45 個麵餅。即使已經退休,他依然忙著發揮創意,為了服務他人從未停下腳步。

製作聖母石膏像是他的最愛,每尊都栩栩如生,充滿靈性,常常製作送給教友。這次回內思爬上台階看到一尊聖母像,他還很得意的說,當初要委外做聖母像竟然說要8萬元(很久以前的年代),白修士豪氣的說我自己做,就這樣這尊聖母像就屹立於此,多少歲月伴著內思的老師及孩子們平安的長大,若有機會造訪內思時,別忘了看看白修士引以為傲的聖母像。他不但教授技術,更重要的是以言行影響他們的品格。在台灣過了大半輩子,移民署肯定他長期在教育上的貢獻,在2011年核發永久居留證給他,現在白修士是道地的台灣人。

 

生命的心靈導師

曾任教幼兒園現已退休的黃春玉園長的慕道老師就是白修士,也是白修士第一次為慕道者講道理,因著被白修士對信仰的愛與執著感動而領洗成為教友,黃園長說白修士常叮嚀她:「人得到最滿足的生活方式是持續不斷地為需要的人服務,這樣的生活方式是很寶貴的;服務的態度是忍耐,不嫉妒,不刻意想表現自己,認為自己是很重要的人,不要想得到自己的好處,也不要讓恨、抱怨、討厭跑到自己的心裡來。我沒有留下任何賺來的錢,每天都為愛而服務,就是努力實踐愛的工作,幫助有需要的人。」

「天主給的愛,不是抓到的,而是只能用接受禮物 一樣的方式,照顧而且培養,不管是痛苦或麻煩中,都要學習愛,愛就這樣從自己的生活裡認識自己,慢慢長大了。」白修士為了幫助貧困的人存了互助金,為的就是在有需要的時候能夠幫助人。他還有一個夢想,希望能幫頤福園無法行動的老神父製造可以協助他們洗澡的輪椅,白修士的愛,就在創意中,源源不絕地流向需要的人。

 

死生契闊 與子偕老

4月25日與白修士的內思之旅,我深刻的感覺到是主的愛圓了白修士的夢,其實想一想,這真是一個冒險,我原本與白修士並不熟,他的健康狀況我也是不清楚的,從頤福園到內思高工的距離不算短,萬一行程中出了事我能負責嗎?還好主賞給我一個憨膽,我相信一切事主自會負責,我只要在人的層面善盡我的努力,其他的天主自會照料,順著聖神感動去做,在給予中經歷主的同在。所以,祂讓白修士的好朋友狄若石修士與我們同行,安定了白修士的心;祂給鳳英姊有豐盛的體力,完成當天新竹到頤福園往返4趟的車程平安順遂;祂讓所有的人、所有的事在適當時刻就定位,然後,事就成了,在白修士生日的這天圓了回內思的夢,我們相聚一起為他唱了〈生日快樂〉,分享他的喜悅。

年輕的修士,因為愛,從西班牙來到台灣,淡泊名利、無怨無悔,《聖詠》71:17-18:「天主,遠自我幼年時,祢已教導了我。直至今日,我仍宣示祢的微妙。天主,即使我髮白年老,求祢也不要離棄我,直至我將祢的威力宣示給這一代,將祢的奇能傳述給下一代。」白修士將他的青春歲月給了台灣,將他的智慧專長給了內思高工,他常說要為別人的好處而犧牲自己,這犧牲並沒有什麼好誇耀的,但求心中滿足,平安快樂!這是他年輕的時候在耶穌會學到的,他一生都身體力行,活出見證,如今,他已於5月25日回西班牙了。「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不知道天主為白修士安排了怎樣的旅程,雖然白修士的生命漸漸遺忘了他愛的人,但愛他的主就是這樣愛著白修士,就是這樣牽著他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向他們生命的盟約!

 
 
Joomla3 Appliance - Powered by TurnKey Lin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