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電臺訊)教宗方濟各1月4日在梵蒂岡保祿六世大廳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教宗在要理講授中繼續談論基督徒的希望,當天他引述耶肋米亞先知書中辣黑耳的形象,闡明在哭泣中活出希望的重要性。以下是教宗方濟各要理講授的全文:

親愛的弟兄姐妹,上午好!

在今天的要理講授中,我願意與你們一起默觀一位在哭泣中活出希望的女性形象。在哭泣中活出的希望。她就是辣黑耳,雅各伯的妻子,若瑟和本雅明的母親。根據《創世紀》的記載,她在生產第二子本雅明時因難產而去世。

耶肋米亞先知提到辣黑耳,是為了安慰流亡中的以色列子民,先知的話充滿了感情和詩意;換句話說,先知透過辣黑耳的哭泣而給予希望:

上主這樣說:
“聽!在辣瑪有歎息聲,酸辛哭泣;
辣黑耳哀悼自己的兒子,不願受安慰,因為他們已不存在了!”(耶卅一15)

在這幾小節中,耶肋米亞先知把這位民族中的女性描繪成家族中的族長:這是一個深處悲痛與哭泣的現實,卻也享有令人意想不到的生命願景。在《創世紀》的敘述中,辣黑耳因難產而死,她為了讓兒子活下來而接受了死亡;在這裡,先知卻說她生活在流亡者聚集的辣瑪,哀悼自己的兒子。他們從某種意義上是在走向流亡的路上死去的,一如辣黑耳說的:兒子們“已不在了”,他們永遠消失了。

為此,辣黑耳不願意受安慰。她的拒絕表達了其悲痛之深切,其哭泣之苦楚。面對喪失兒子的悲劇,一位母親不願接受安慰的言語或舉止,因為這樣的言行總是不恰當,絕不能減輕一個不能也不願癒合的傷痛。這是一種與愛成正比的傷痛。

這一切每個母親都懂;今天也有許多母親在哭泣,她們不甘心失去自己的兒子。面對一個難以接受的死亡,任何安慰都無濟於事。辣黑耳包含了世世代代每位母親的痛苦,以及每個人為無可挽回的損失而流下的眼淚。

辣黑耳拒絕受安慰的態度,教導我們也需要以審慎入微的態度對待別人的痛苦。若要對喪失信心的人談希望,我們就應先分擔他的絕望;若要擦乾受苦者的眼淚,我們就應與他一起哭泣。只有這樣,我們的言語才能確實給人些許希望。如果我無法如此在哭泣、悲傷中發言,那麽就最好一言不發。我們可以用愛撫和舉止,卻無需言語。

本著謹慎體貼和愛,天主用真心話而非假言假語回應辣黑耳的哭泣;耶肋米亞先知繼續說:

上主回應她的哭泣說:
“你要止住痛哭,
不再流淚,
因為你的辛苦終必有報
──上主的斷語──
他們必會由敵地歸來!
你們的前途大有希望
──上主的斷語──
你的子孫都要歸回自己的疆域。”(耶卅一16-17)

正因為母親的哭泣,兒子們擁有了活著回家的希望。這位婦女之前在生產時為了讓兒子能活著而接受了死亡,現在她以自己的哭泣為流亡的子女、囚犯,以及遠離祖國的人開啟了新生命。上主以一項許諾來回答辣黑耳的辛酸和哭泣,這對她來說才是真正得到安慰的理由:子民將從流亡之地歸來,在信德中自由地活出自己與天主的關係。淚水生出了希望。這不容易理解,但千真萬確。在我們的生命中,淚水經常播種希望,是希望的種子。

我們知道,耶肋米亞的這番話後來被聖史瑪竇在記述無辜嬰孩被殺害時引用(參閱:瑪二16-18)。這讓我們想到弱小者被殺害的悲劇,想到強權蔑視和踐踏生命的恐怖。白冷城嬰孩為耶穌而死。耶穌,這位無辜的羔羊,後來又為我們眾人而死。天主聖子分受了人類的痛苦,我們不可忘記這一點。每當有人向我提出這樣的難題,例如:“神父,請告訴我,兒童為何受苦呢?”我實在不知如何回答。我只能說:“你要注視被釘十字架的耶穌:天主把祂的兒子賜給了我們,祂受了苦,也許你在那裡能找到答案”。但答案在我的腦子裡卻沒有。天主賜予祂的聖子為我們奉獻自己的生命,我們應注視天主的愛,唯有這愛能指明安慰的道路。因此,我們說天主聖子參與了人類的痛苦;祂分受並接納了死亡;祂的聖言才是安慰的言語,因為這言語出自哭泣。

在十字架上,祂這位快要斷氣的聖子,再次讓祂的母親享有母性的富饒,把她託付於愛徒若望,叫她做信徒子民的母親。死亡被打敗了,耶肋米亞先知的預言繼而成為現實。聖母瑪利亞的眼淚,以及辣黑耳的眼淚,孕育了希望和新生命。

此文取自梵蒂岡電臺

Joomla3 Appliance - Powered by TurnKey Linux